首页 > 财经新闻

万向百亿资金大腾挪:旗下上市公司陷利益输送漩涡

2023-01-05    作者:    来源:

民营资本谱系潮起潮落,各领风骚,却难有基业长青者。创建53载的万向集团独树一帜,是“中国企业常青树”。赞许与争议并存,“万向系”旗下上市公司多次卷入向控股股东输送利益的漩涡。

鲁冠球以万向集团为源点和核心,向四周开枝散叶。2017年,鲁冠球去世,儿子鲁伟鼎接班。“万向系”历经鲁氏父子两代人苦心经营,早已横跨实业与金融,营收超1500亿元,旗下上市公司已有万向钱潮(000559.SZ)、承德露露(000848.SZ)、万向德农(600371.SH)、顺发恒业(000631.SZ)等4家。鲁伟鼎是上述4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在庞大的“万向系”,万向财务有限公司(下称“万向财务”)举足轻重,是资金流动的主要阀门之一。

万向集团控股万向财务,持股超66%。上述4家上市公司是万向财务的“储蓄大户”,截至今年6月底合计存款超百亿元;万向财务再将资金贷给鲁伟鼎打造的金融平台万向控股等关联公司,“万向系”资金如此循环融通。

万向百亿资金大腾挪:旗下上市公司陷利益输送漩涡

万向集团董事长 鲁伟鼎 图源:万向集团官网

相比大多资金充裕的上市公司的理财收益,“万向系”上市公司存款收益并不高,甚至还要向外部金融机构融资。外界质疑“万向系”上市公司已沦为控股股东“提款机”,存在利益输送之嫌。

今年11月,万向钱潮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回应称,公司在万向财务公司的存款利率,与在银行的存款利率基本一致,或略高于外部银行综合存款利率。公司在财务公司的贷款利率都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标准贷款利率贷款。公司是利用财务公司的平台、功能,财务公司不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也不存在利益输送。

万向财务的资金安全也备受关注。2021年10月,万向财务因向非成员单位发放贷款及信贷管理不审慎等原因被监管部门处罚。

“万向系”上市公司大额资金长期存在万向财务,果真是最好选择?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万向集团相关负责人,始终未获回复。

上市公司存款上百亿,沦为“提款机”?

万向集团始于1969年。时年25岁的鲁冠球在钱塘江畔创办农机修配厂,并将之最终打造成营收超千亿的大型跨国企业集团。

鲁冠球也是最早拥抱资本市场的民营企业家之一。1994年1月,万向集团旗下万向钱潮上市,成为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此后,鲁冠球接连出击,万向相继拿下万向德农、承德露露、顺发恒业等三家上市公司。

2002年,“万向系”组建浙江省首家财务公司——万向财务,万向集团、万向钱潮、万向三农和德农种业分别持股66.08%、17.83%、9.59%、6.50%。万向财务的定位是加强企业集团资金集中管理和提高企业集团资金使用效率,为企业集团成员单位提供财务管理服务。

此后,“万向系”旗下4家上市公司每年与万向财务签订《金融服务框架性协议》。上市公司均宣称,这能降低公司运营成本,优化公司资金管理、提高资金运营能力、降低融资成本和融资风险。

4家上市公司在万向财务的存款逐年增加,目前占各公司同期货币资金的比例均超过八成。比如,截至2006年12月底,承德露露在万向财务的活期存款为1.98亿元,2021年期末已达24.94亿元,占同期货币资金比例96%。万向钱潮也不例外,2021年期末在万向财务存款余额为57.93亿元,占同期货币资金比例超90%。

截至2021年末,万向财务的吸收存款为199.14亿元。其中,顺发恒业存款为45.74亿元,承德露露存款为24.94亿元、万向钱潮存款57.93亿元,万向德农存款为4.11亿元,4家合计存款132.72亿元,占万向财务吸取总存款的66.65%。2022年上半年,万向财务吸收存款余额共计187.03亿元,这4家上市公司存款为100.76亿元,占比53.87%。

万向百亿资金大腾挪:旗下上市公司陷利益输送漩涡

图源:万向集团官网

上市公司将资金存放在实控人旗下的财务公司,这在A股并不罕见,但部分企业集团通过财务公司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事件时有发生。“万向系”也遭遇类似质疑,这些质疑包括:上市公司在万向财务的存款利息是否公允,控股股东是否存在占用资金的质疑声也伴随了多年。

这与“万向系”上市公司在万向财务的存款收益不高有关。如2006年承德露露在万向财务存款1.98亿元,存款利息仅2.83万元,利息之低可见一斑;2021年,承德露露在万向财务存款的年利率为0.35%-1.5%。同期,东鹏饮料(605499.SH)购买的多笔大额存单的实际利率都在3.46%以上;资金充足的其他上市公司大多投资了收益率更高的理财产品。

对相关质疑,万向方面曾在2018年回应称,万向财务在为企业集团成员单位提供财务管理服务时,合法合规,且利率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率,并得到监管部门认可,不存在利益侵占。

不同上市公司的在万向财务的存款利率范围也各不相同。2021年,顺发恒业的存款利率为0.35%-2.25%,获得利息为6616.57万元;万向钱潮的存款利率为0.35%-3.4%,获得的利息1.2亿元,由此推算其资金收益率在2%左右。

万向钱潮2020年向控股股东万向集团发行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28亿元时,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也围绕万向财务提出了多个问题,包括是否存在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以及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万向钱潮依旧予以否认,并强调:公司在万向财务的存取款拥有完全自主权。

万向财务为这4家上市公司提供了多达数十亿的综合授信额度,但近年上市公司鲜有向万向财务进行大额贷款。今年上半年,四家上市公司从万向财务获得的贷款余额均为0。

上市公司并非没有融资需求。截至今年6月30日,万向钱潮短期借款达18.13亿元,长期借款8.99亿元。

证监会也曾要求万向钱潮说明存贷双高的合理性与必要性。万向钱潮解释,存贷双高的主要原因是货币资金保持相对稳定,而借款较大幅度增加;公司应收账款、存货占用资金较多,日常运营需投入大量流动资金;满足战略投资需要等,因此具备合理性和必要性。

“输血”关联公司,从地产到金融

在吸纳上市公司大额存款后,万向财务转手将资金贷给关联公司。截至2022年6月30日,万向财务发放贷款余额为197.2亿元。

万向财务的资金流向也折射出“万向系”的战略变化。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在顺发恒业大力发展房地产业务时,万向财务大量资金流向这家公司。随着向新能源行业发展转型,万向财务的资金主要流向万向控股。

顺发恒业曾连续多年在年报披露,公司资金主要来源包括万向财务的资金支持。

顺发恒业2013年年报显示,2011年9月-2013年9月期间,公司从万向财务拆入资金超过16亿元;2014年年报显示,顺发恒业这一年从万向财务拆入资金超28亿元,其中包括两笔期限两年的借款,但借款利率耐人寻味,一笔借款金额为5亿元,年利率为9%;另一笔借款金额为2.2亿元,年利率为7.995%,均高于同期向银行贷款的利率;2015年又从万向财务拆入资金超20亿元。

顺发恒业2016年则偏向从外部融资。2016年,顺发恒业发债募资12亿元,票面利率为4.7%;同年,顺发恒业向银行贷款4.97亿元,期限为2-10年,借款利率为2.65%-4.90%;顺发恒业还发行了12亿元中期票据,期限为3年,利率为5.60%。顺发恒业2016年财务费用也同比增长401.73%至3911万元。

而2016年,顺发恒业及子公司在万向财务存款为24.91亿元,存款利息收入2810.39万元;以此推算,年化收益率大约为1.1%。这一年,顺发恒业仅向万向财务拆借入一笔4亿元的资金,7日后便归还。

对于“顺发恒业高息揽进来,再低息存进万向财务”的质疑。今年4月,顺发恒业回复投资者表示,公司在万向财务的存款保证了公司货币资金的合理收益。不存在违规事项及违规操作的情形,不存在“通过以结余资金存入关联财务公司,间接提供资金给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使用”进而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2017年之后,顺发恒业便没有再向万向财务贷款,这或与公司战略转型有关。顺发恒业在2018年年报中透露,2016年起开始业务转型的战略思考与研究,目前正处于转型重要时期。今年,顺发恒业又公开表示,公司去房产化、向新能源行业发展的转型方向已很明确。

接棒成为新“融资大户”的是万向控股。

万向控股由鲁伟鼎绝对控股。近十年,万向控股在金融市场上扮演着开疆拓土的角色。据天眼查数据,万向控股对外参控期货、信托、银行、私募基金等多家金融机构股权。

万向控股的扩张,离不开万向财务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时代周报记者从万向控股披露报告发现,截至2017年6月末,万向控股在万向财务获得授信额度为84.70亿元,已使用的额度为33.71亿元;截至2018年6月末,发行人在万向财务获得授信额度为70.05亿元,已使用的额度为30.85亿元;2019年,万向控股获得万向财务的授信额度是33.1亿元,使用额度11.95亿元;2020年,万向控股从万向财务获得的授信额度是25亿元,到年末使用额度20亿元。

万向控股2017年、2018年、2020年和2021年四笔债券共计募集42.5亿元,绝大部分用于归还在万向财务的借款;仅有2020年发债募资11.5亿元,其中9.9亿元用于归还在万向财务的借款;借款单位主要是万向控股及旗下万向租赁。

万向财务曾因违规被罚

除了流向地产与金融领域,万向财务也向“万向系”其他成员企业,但也多次面临贷款无法收回的风险。

万向财务向“万向系”旗下拟上市公司大洋世家提供贷款。截至2021年6月底,大洋世家在万向财务的存款余额为0.92亿元,从万向财务获得的贷款金额为5.2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万向财务也曾向非控股企业发放贷款,还因对方无法偿还对簿公堂。

裁判文书网2014年披露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2012年,万向财务向浙江尖山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尖山光电”)发放5600万元贷款用于资金周转,贷款期限为2012年9月3日至2013年8月2日,贷款利率为月息5.5%。但尖山光电生产经营状况恶化,未能按时还款付息,万向财务将之告上法庭。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万向财务还曾借款给万向旗下汉川数控机床股份公司(下称“汉川机床”),面临无法收回风险。

2014年7月18日,汉川机床与万向财务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汉川机床以生产设备等设定抵押,抵押物暂作价8.15亿元。抵押登记期限自2014年7月30日起至2017年7月30日。截至2021年6月底,汉川机床主债务尚未履行完毕。

2015年10月,通联资本入主汉川机床,“万向系”退出。之后,汉川机床经营不善,最终资不抵债,2017年被万向财务申请破产重整。2021年12月,鲁伟鼎控制的正康旅智(汉中)公司以4.8亿元的底价拍下汉川机床。

不仅如此,万向财务还曾因向非成员单位发放贷款等被监管处罚。

2021年9月,浙江银保监作出处罚决定,万向财务存在向非成员单位提供结算服务并发放贷款、重组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信贷管理不审慎两项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浙江银保监局对其处以70万元罚款。

2021年10月末,万向钱潮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万向财务已积极整改,运行正常。

2021年12月底,万向财务法定代表人与管理层团队发生变更。原法定代表人傅志芳卸任,由刘弈琳接任。傅志芳还卸任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刘志刚接任董事长,刘弈琳接任总经理。

2022年上半年,万向财务营业收入1.25亿元,净利润1.06亿元。这个营收和利润规模已超过顺发恒业和万向德农。同期,万向德农营收1.24亿元,归属净利润4851万元;顺发恒业营收为1.24亿元,归属净利润6194万元。

截至今年6月底,顺发恒业在万向财务存款超50亿元。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多次追问:公司规划转型已好几年,是否是在万向财务存款的几十亿资金出现问题而影响到公司的业务开展?

“公司在万向财务的存款安全。”今年2月,顺发恒业如是回应。

阅读:89    评论:0

相关评论

0

Copyright 2011-2022 正能量资讯 版权所有免责:本站内容及站外链接均来自网络信息, 本站无法确定其真实性,请谨慎参考,对于造成的任何损失责任自负。正能量资讯 客服(QQ:872451906)粤ICP备19006587号-13
【电脑版】  【回到顶部】